被劫持的物联网为什么可能会重蹈覆辙?

物联网

当大大小小的互联网公司都在鼓吹物联网是“the next big thing”时,一些互联网老兵却从历史的回声中听到了一些不祥之音,曾经发明了“赛博朋克”这一概念的科幻作家Bruce Sterling就是其中之一。

在《The Epic Struggle of the Internet of Things》这本书中,他为我们描绘了一幅恰似中世纪贵族争霸的物联网产业地图。Google、Facebook、Amazon、Apple、Microsoft这五大帝国正在通过无孔不入的可穿戴设备、“智能微尘”和TCP/IP协议入侵现实世界。在这一进程中,消费者是被绑上战车的俘虏,几乎丧失了话语权和投票权。这与互联网时代开放、自由、反叛的精神背道而驰。

如果物联网只是“技术乌托邦主义者”和互联网巨头的狂欢,普通消费者的意志被排除在外,那么,就有可能重蹈上一次“RFID芯片革命”的覆辙。

1、虽然在成批成批地卖存储设备,但计算机行业的记性却很差,物联网的两次萌动不过才间隔了10年,它这次的回归有了更大的联盟和更多的政府支持,而且彻底地更新了硬件和软件,但它仍然要走很长的路,而且依旧有可能失败。

2、回顾一下那次失败的物联网圣战吧——如果你还记得的话,就是那次RFID芯片的厄运——那个神奇的数字并不是5美元,而是5美分,如果你能花5美分,把一个嘀嘀乱叫的电子RFID条码贴在一个东西上,那还有什么东西不能被编码的?在技术上,它很棒,但它在道德、法律、社会政治方面可能带来的后果却是难以控制的,RFID的计划最后堕落成了―场充分体现人性的口水仗。

3、很明显,现在的物联网并不仅仅是一次科技革命,而且是一场重返过去的运动,推动它并能从中获益的不是那些受压迫者、颠覆者、挨饿的穷人、创业公司,对物联网非常感兴趣的,恰恰是那些富人。

4、根据目前物联网的发展判断,你可以想象―下,现有的产权关系将会被入侵并看管起来.由此发生很多奇怪的事:交通(Uber、Lyft.Sidecar)住宿(Airbnb、HomeAway、Couchsurfing),金融(Kickstarter、Kiva、IndieGogo)。电子社会化的各种变种正在不断出现,这和封建贵族时期常见的行业公会有些类似。

5、Google和Facebook没有“顾客”和“用户”。取而代之的是“参与者”,他们处在机器的监视之下,他们的行为被机器通过算法与企业自己的“大数据”结合在一起。它们不需要参与者来作主角,在它们的故事里,参与者不再是理性自主的人,也不需要他们用购买行为来促进物联网的发展。参与者可能还被允许选择一下智能手机的外壳或者吸尘器的牌子,但他无法决定两者之间的网络和数据联系。

6、所有5家巨头都渴望着能破坏其他几家而且要保证一定强度,直到对手无声无息地从版图上消失为止,但是从天性上讲,所有这些贵族们都有同一个阶级利益,它们可能一直在骑马比武.但在全面战争中却不会直接谋杀对方,也不会破坏整体大环境,它们还是讲究外交协议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物联网的那些事 - Totiot » 被劫持的物联网为什么可能会重蹈覆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