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自己的汽车违法?

物联网

很多人很喜欢捣弄车,这已经成为他们的本能之一。捣弄汽车的历史源远流长。爱好者们总是会改装汽车,改变汽车的发动机布局和外观。但如果你听说电子前哨基金会(EFF)必须向版权办公室寻求许可,好让人改装和修理自己的车时,会简直难以相信。

电子前哨基金的 Kit Walsh 表示:“今年电子前哨基金代表两个想要访问自己汽车软件的人递交了许可申请,他们就是想对自己的汽车做一些基本的事情,比如维修、修改和测试汽车安全性。由于数字千年版权法(DMCA)第 1201 款禁止解锁软件的‘访问控制’,汽车公司可以威胁任何想要绕过这些限制的人,不管后者理由多么正当。”数字千年版权法(非常不完美地)管理着公众能对音乐、电影和软件等创造性内容所做的事情。

数字捣弄时代:你可以“入侵”自己的汽车把它弄得更好

《大众机械》(Popular Mechanics)的 Ben Wojdyla 写道:“汽车制造商自然不满这种实践,会取消质保,但不是所有人都能抗拒逆向工程汽车代码并进行一些改变的冲动。”

他们无法抗拒,也不抗拒。网络上充斥着入侵汽车的教程和专门论坛。绝大多数教程都是相对简单的基于 Arduino 的项目,给汽车加上另一层功能。但只要你用心寻找一下,就会发现硬核玩家们早已入侵汽车的大脑。比如 RomRaider 和 OpenECU 的作者们已经制作了修改汽车电子控制单元设置的开源软件。再比如 CanBusHack 背后的家伙们找到了逆向工程汽车通讯网络的方法,并从中获取数据。

Theia Labs 的安全研究员 Craig Smith 写道:“汽车行业中诞生了一些令人惊叹的汽车,但却只放出了很少描述它们如何运作的信息。”

Craig 在《汽车黑客指南》(Car Hacker’s Handbook)一书中解释道:“随着汽车演变,它们变得越来越电子化。遗憾的是,这些系统通常只对机械师开放。虽然经销商能获得更多信息,但汽车制造商们外包了零部件,并要求用专用工具来诊断问题。学习汽车电子元件如何工作能帮助你绕过这一障碍”。这些知识在电子控制单元损坏等情况下非常有用。

当然,如果你不擅长编程,还有专业人士为你服务。现在出现了一种新型汽车修理厂,里面全是软件工程师和开发者,他们能进入到汽车的专有电子系统中,修改参数,让汽车性能变得更好:比如速度更快、更省油,车主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版权又跟汽车有什么关系呢?关系很大

现代汽车不只是机械造物,汽车内部也不是只有引擎和变速箱。它们搭载了极其复杂、功能强大的计算机:这个由传感器、线缆和软件组成的复杂网络在不断测量、沟通和调节引擎、动力传动系统和悬挂系统。一辆车中包含多达 50 个不同的电子控制单元,从而控制加速和刹车等功能。

你购买了车,但并不拥有车载计算机中的软件。这些软件都拥有专利权,都有版权,属于其制造商。但如果你精通技术,是个编程高手,你就可能进入电子控制单元并控制它。你可以改变代码,让引擎按照未经制造商授权的参数运行;你可以让汽车跑得更快,更加省油,更加强大。

破解自己的汽车违法?

汽车制造商们不喜欢这样。几年前,它们开始设置保护措施,比如对电子控制单元加密,以阻挡好奇心过盛的人。不过任何锁都能解锁:只要找到正确的钥匙就行。而这就是芯片调节器所做的事。

在 2008 年,Cobb Tuning 成为首个破解尼桑 GT-R 加密的公司。奥迪公司从 2010 年开始在许多电子控制单元中加入了反调节措施;调节公司找到了绕过的方法。最近,宝马公司对 M5 轿车的电子控制单元进行了加密,调节公司 Dinan 有史以来第一次无法破解它。不过这并不能阻止他们,Dinan 自行设计了一枚芯片来取代原来的芯片。

最终总会有人找到方法来破解 M5 的防御。会有人破解加密,因为这就是人们做的事,痴迷于打造完美汽车的人更是如此。于是版权法在这个时候又冒了出来:由于汽车上的程序有版权,破解加密就会违反数字千年版权法,即便不涉及盗版汽车软件也一样。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因为黑掉自己的汽车而遭到起诉,但是存在这种可能性。随着加密越来越普遍,最终肯定会有爱好者被数字千年版权法这把大锤砸中。

Kit Walsh 表示:“不是所有电子控制单元的程序都有版权,不是所有破解电子控制单元的行为都会触犯数字千年版权法,人们不应该在修理自己的汽车之前还要雇佣一名版权律师。”

希望版权办公室会同意这一观点吧,我们可不想在未来光是捣弄自己的汽车就会让自己变成罪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物联网的那些事 - Totiot » 破解自己的汽车违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