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年,我没有跟风做可穿戴产品

u=2117251959,3953327904&fm=23&gp=0

当大多数团队跟着浪潮做可穿戴智能产品的时候,我们选择了回避,做了一个另类的东西:智能烟嘴。这一年来,我们从互联网杀入智能硬件,感触良多。在此我动笔写写一些经历,希望能够借此获得更多的交流机会。

厌倦了外包,所以果断转型!

我们团队在广州,之前一直在做技术外包的活,APP、网站、微信公众平台等大大小小几十个项目。我厌倦了没完没了的确认功能需求,也厌倦了反反复复对不懂技术的甲方讲解技术原理。那个时候我在思考,未来的互联网应该是什么样子?特别是在移动互联网的今天,用户需要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产品?0

2013年底,陆陆续续看到了一些品质很高的智能产品。让我吃惊的是,后面的开发团队大部分竟然都是互联网人,大家开始用互联网的思维和方式颠覆传统产品。于是我觉得,机会来了。0

我用了半年的时间整理产品思路和商业模式,在2014年的6月份带领团队转型,成立了现在的公司,做了一款插入式的智能产品——智能烟嘴。

为什么做这个产品

我是东北铁岭人,了解北方社交圈子的人都知道,在北方酒局天天有,而且烟酒不分家,常常是酒不断,烟不停,一天下来根本不知道自己吸了多少烟。我的父亲也是一个老烟民,抽了几十年,每天早上都会咳上老半天,家里人不只一次的劝过他戒烟,他也尝试过很多次,但是都失败了。

后来母亲想了一个办法,每当父亲吸一根烟的时候,她就会在本子上记录下来。父亲要吸烟时,她就把本子拿出来,然后对父亲说:“这个月已经抽了549根烟了,你确定这根要抽吗”? 这时父亲竟然开始犹豫,虽然有时仍然会坚持吸,但是对于那个数字他的心里一直有所顾忌。

虽然没有帮助父亲彻底戒掉香烟,但是这个办法让他从每天两包减到一包,母亲还是很高兴,毕竟已经吸了那么多年,能少吸一点已经很不容易了。0

于是我发现,当让烟民清晰的知道和自己吸烟有关的数据,比如数量,尼古丁,一氧化碳的值,并且这些数据累计到足够大的时候,那些数据带来的心里威慑力完全可以使烟民控制自己的吸烟量,进而达到少吸或者不吸的目的。0

当初在选择产品方向的时候,团队希望做富有感情的,有爱的产品。所以当我决定做一款关爱家人的智能烟嘴时,也得到了团队的认同。毕竟我们在帮助那些吸烟的人远离或者减少香烟对于身体的危害,能戒掉固然很好,戒不掉的话那就为了家人、为了健康少吸一点。

记录数据只是最基础的能,我们还开发了一些功能,可以把吸烟这件事情和硬件以及软件更好的联系在一起。当然联系的不仅仅是产品与使用者本身,还包括烟民的家人。由于产品还没有正式发布,所以还是留些悬念以后介绍吧。0

其实对于吸烟的人来讲,寻找的不是香烟的替代品,而是控制吸烟的办法。市面上有些帮助戒烟的产品,比如戒烟糖,电子烟等。但是,这些东西都是香烟的替代品,特别是电子烟,日本最新的报告指出电子烟的致癌率是普通香烟的200倍。另外,烟民在中国有3.2个亿,每天有3000人死于吸烟相关的疾病,计算一下就是每分钟两个人。0

我们还是有机会去改善这种糟糕的情况的。

硬件创业一路走来,各种苦逼

智能硬件创业是件很苦逼的事,因为我们要搞定硬件、搞定软件、搞定设计、搞定供应链、搞定市场。。。要搞定这些事情,对于一个人少、钱薄的创业团队来说,太难了。对于互联网出身的我们来说,还是有不少感触的,大概总结为四点:

1、产品跳票已经是行业的普遍现象,不仅仅是创业团队,就连谷歌的眼镜,老罗的手机都未能幸免。这背后的问题其实是制造业的供应链问题。用户拿到的是一个产品,但实际上产品背后开发,生产,制造等等往往有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团队在做支持,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都将导致产品跳票。而作为创业团队,在供应商面前更是没有太多话语权,产品延期供货也就不足为奇了。所以我一直认为在挑选供应商的时候,不仅仅要看对方的工艺水平,也要看对方给予的配合度,往往配合度越高的供应商,在质量和时间上会控制的更好。

2、创业是整个团队事儿,别玩个人主义。就像周康说的“团队远比你自己重要”。很庆幸的是我已经有了一个合作了很久,非常棒的开发团队。当有相同价值观,相同产品理念的人在一起工作,是件特爽的事情。在团队产品顾问MJ、硬件导师张雷的指引下,我们大概只用了3个月的时间就把最初的概念转化为了实实在在的产品,这其中包括功能,硬件,软件,工业设计等等等等。同时我们申请了发明专利,实用新型专利,目前产品已进入开模阶段。目前我的团队一共14人,如果让我总结下团队管理的话,那就是平等,开放。

3、圈子很重要。创业者一定要学会混圈子,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强调刷脸重要性,一定要经常和别人分享,并且学会输出能力和资源,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创业者要有一颗踏实坦诚的心,踏实做事,坦诚做人。

4、众筹之路。最近一直在和高老师,少鹏讨教KS的事情。其实如果团队产品可以,资源到位,出海还是很有必要的。周康的成者科技,戴总的三个爸爸空气净化器都是众筹的成功典范。有一天晚上大概一点多的时候,我们微信说起了国内众筹的事情,如果想要有好的表现,产品是一方面,前期的运营也很重要,一定要在上众筹之前就找到用户,并让他们了解你的产品。我们下一步也会有众筹的计划,希望大家多多关注。

山寨不等于“made in china”

“山寨”是这些年对于中国制造的看法,我们已经看到了“山寨”手机的没落,这种来自深圳的民间艺术(借用李大维的评价)注定不能成为制造业的主流。

你可以抄袭我的设计,但是抄袭不了我的品质。

你可以抄袭我的功能,但是抄袭不了我的价值。

有一次在和Terry的邮件中我有提到,希望从智能硬件开始,让世界改变对Made in china的看法,虽然这种说法有些装逼的成分,但是真心觉得只有脚踏实地的做产品才是中国制造的唯一出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物联网的那些事 - Totiot » 这一年,我没有跟风做可穿戴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