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联网是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

物联网

不知你是不是还记得“大嘴”比利巴斯——一条几年前流行起来的精巧而活泼的怪鱼?它平时看起来就好像平常之极的渔夫的战利品之一,但是当你按了它身上的一个按钮之后,它就能立马蹦起来唱“带我去河边”或者其他非常精彩的和水有关的主题曲。

现在想象一下,比利有着和你的智能手机平均水平差不多的智力。它知道它身在何处,也知道现在是几点,还知道今天天气怎么样,还知道谁赢了足球比赛,火车是不是晚点了之类的。而且咱们假设,你给它植入一点儿个人资料什么的,它就能知道你哪个最好的朋友就在附近,哪支你喜欢的乐队正在当地演出中。它会知道很多很多的。再给他加一些字符和意思相互转化的工具给它加点儿理解力,它就能在你按下按钮之后告诉你很多有意思、有意义的事情。这种情况下,你肯定会按下那个按钮的,对不对?嗯,有人马上就会生产一些“类比利”产品,一定会的。便宜的电器元件,便宜的塑料和便宜的智能将会被免费的、无所不在的数据焊接在一起变为成百上千个这样的产品。这两种创新碰撞出火花的产物你可能会觉得是一种奇怪的魔法——因特网上的信息洪流和中国工厂里的海货。摆在你面前的这就是物联网。当然了,那并不是我们平常所熟知的那种物联网,类比于当我们提到应用程序的时候,我们通常不会承认这迅猛的潮流就是iFart软件带来的,但是这软件确是最令我感兴趣的一个。下一次科技的跨越——无论我们是把它称为“物联网”、“Web3.0”还是“普适计算”(就是对大家来说都一样的“普遍计算”)——将会使网络脱离屏幕的存在而嵌入到我们的日常生活的每件事物中。

这项技术最令我们激动的是它不止能在像家电、空气质量检测器或者令人望而却步的互联网冰箱上使用。当我们把自己的盐罐啊、相框啊、帽子什么的都可以用智能和互联武装起来的时候,我们不得不说这是一项翻天覆地的创新技术。这项创新的灵感是从“无所事事”而不是“苦思冥想”中得到的。也许这就是现在这一切发生的理由——组件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便宜,计算变得越来越随意,网络互联也变得越来越简单——但是我不觉得这是科技在驱使。我觉得这种改变真正的动力是一整代发明家们,他们知道网络上那些快速、便宜的“原料”的能力并且想在实际生活中运用一下。

这让我兴奋得无异于有一天下载到网络浏览器的那种感觉。我们都在见证网络互联的威力从我们的设备渗透到我们的物品中。日常用品,没错,但是也有不同寻常的物品的新一代产品——会有飞行机器企鹅气球,能打网球的四叶直升机,支持Wi-Fi的兔子什么的来告诉你今天天气如何。他们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他们不存在于屏幕里面,他们就活生生地存在在我们的世界里,是被真实的物体组成的,而不是模拟,他们有重量、速度和气味。在用这些东西的时候也有一些我们应该警惕的恼人之处(是否要给予大力监督,大量误用的公共金钱和被滥用的公共空间等等),但是这仍不妨碍它成为一次伟大的公共探索。

总部设在伦敦的设计公司BERG的CEO,马特韦布为这项技术的基础思想献上了他的溢美之词。他把这个技术称作“分人工智能”,来和“分马力”遥相呼应。他把这件事描述成这样:当通电的机器第一次把人类从劳动中解放出来的时候,这些机器是巨大的、相当规模的,它们做出了很大很重要的改写了工商业历史的事情。当这些元件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便宜的时候,它们开始根植在我们的家中,做那些洗衣做饭的事情。那就是分马力——它并没有改变我们的工业,而是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马特主张我们正在见证和人工智能一样的事情。它从前是一项严肃、重要的计算机科学——和大机器啊显著项目啊博士啊什么的相挂钩。但是如果你现在再看看人工智能的应用,你就会非常频繁地发现玩具店那些从前很无聊的玩具愣是靠着很少的人工智能和一些便宜的伺服系统焕发了第二春。搔痒娃娃就是分人工智能界的ENIAC始祖计算机。玩具又焕发生机,它们表现得好像是认识我们一样,而且我们是永恒的魅力四射和令人信服的。数码相机平均可以认出20张脸。芭比娃娃能通过植入的人工智能来呼唤你的名字也是不久之前的事情了吧?但那仅仅是一个一个的智能点,想要织成物联网我们还需要一点儿“互联”。你只需要做——让这些小小的智能点能够对物联网上其他的智能点说话——这样就更加魔力四射了!

这儿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GlowCaps——药瓶知道你什么时候该吃药了——正在美国发售。如果你忘了吃药了,药瓶就会发热,之后蜂鸣,之后大声蜂鸣,之后它会给你打电话叫你吃药。他们甚至能一周一次发布给你和你的医生关于你康复的进程。我估计你要是再搞砸了你吃药的事儿它都能把这事儿突破重重险阻一直捅到总统那儿去。它们只是药瓶——每个就几美刀——但是它却用智能和互联织成了一个网,这张网正在创造着我们从未创造过的事情。

“现在,数码相机平均可以认出20张脸。芭比娃娃能通过植入的人工智能来呼唤你的名字也是不久之前的事情了吧?”或者咱们换个角度,看看新车,福特野马。卖给你的时候它配有两把钥匙——插上其中一把,这就是一普通汽车,但是用另外一把,它就会变成一头竞速的野兽。每把钥匙不同地激活了相同的这辆汽车。但是再加上一点儿互联,这辆车就能自己应对不同路况或者不同价格的燃料又或者什么非官方网络上已经上线的特殊赛车用机师了。因为如果一个东西里面一旦有了软件,它就开始有空可钻了。黑客们已经开始比谁的真空吸尘器跑得快了——野马不可能被落下的。

世界范围内使用这项技术只有一个阻碍:要大家全盘接受它有点儿难。互联网有趣是因为你可以自学HTML然后你总可以创造出你设想的东西。你也许被屏幕后面的一个陷阱陷住了,但是在那里你可以做任何事情。但是物联网就没有那么简单。看得见摸得着意味着真正的摩擦力;如果你在真实世界里分享了一个东西,你就再也没有了。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嘛——要是这种情况下咱们再捣腾出来点儿名堂那不就真牛逼了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物联网的那些事 - Totiot » 物联网是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