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出行 接我调整思路 主打拼“大车”

viewfile导读: “接我”(iOS/Andriod)的创始人兼 CEO 刘辉此前也瞄准了拼“小车”业务,当察觉市场变得不理性后,团队调转思路在去年 12 月开通了大巴班车业务,主打拼“大车”。

互联网对于传统行业的渗透和改造无外乎实现了两件事,一是提高交易效率,二是降低交易成本。具体到智能出行领域的拼车业务,它提高了道路的使用率、缓解了交通拥堵,同时也让人们能合理分摊油费,以更低价格解决交通出行的需求。

通常意义上,我们指的“拼车”都是拼私家车(小车)。它特点在于 ” 一对一 ” 共享运载余力,路线不固定、以“顺路”为主。这个市场如今已经日渐白热化,创业公司就有获 1000 万美金 A 轮的嘀嗒拼车、完成红杉千万美元 B 轮融资的天天用车,以及爱拼车、微微拼车、AA拼车等。“接我”(iOS/Andriod)的创始人兼 CEO 刘辉此前也瞄准了拼“小车”业务,当察觉市场变得不理性后,团队调转思路在去年 12 月开通了大巴班车业务,主打拼“大车”。

大车费用更便宜,增值服务丰富

简单来说,“接我”通过与巴士租赁公司合作提供两类服务:一是由社区到商圈的上下班通勤服务,二是两个热门地区之间的出行服务(比如国贸地区和高铁之间的来回接送)。它对比传统的拼车产品有几个明显的特点:首先是它合作的大巴车都拥有运营资质,在安全性上会比私家车更有保障;其次运载人数较多,通常在 15-50 人,因此平摊费用后会比私家车更便宜一些;最后路线和时间相对固定、能做到准时准点,但也意味着不能像私家车在时间和地点上那么灵活。

目前接我平台上同时有 C 端(个人)和 B 端(企业)两类用户。拿 B 端为例,刘辉分享了一个数据:整个一二线城市出行方式当中,有 8% 的人乘坐过班车出行,而 24% 企业都提供班车服务。这就意味着企业的班车服务和员工出行需求并未有效匹配,这种不匹配就造成了大量的公共资源浪费。接我希望能够把特定区域里各家企业的班车需求和班车供给端进行一次云化,让更多人可以坐上班车,也提高了运载效率。

除了提供一些常规的热门线路外(燕郊—国贸),C 端用户也可以定制属于自己的路线(如早上 7:00,从燕郊诸葛店—到大望路),然后发到平台上提出需求。若获得了众多人的响应,这条路线就可以成功开始运行,颇有点众筹的意思。

盈利模式上,接我计划通过车内广告和提供增值服务(如早餐、饮料等)获得收益。刘辉还提到了大巴车内的社交,比如鼓励大家在车上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帮助大伙互相认识。不过个人会感觉毕竟只是来搭个车嘛,当着这么多人介绍自己多少让人不太自在,还是微信群和线下自由勾搭比较实际。

发展被看好

接我的团队成员来自神州租车、联想集团、清华同方等企业,刘辉曾任神州租车副总裁,去年获得策源创投和真格基金的数百万美金天使轮融资。

就在我写稿的同时,易到刚宣布上线了班车服务“易到巴士”,同样提供从社区到商圈的上下班接送服务。值得注意的是,易到前不久和海尔产业金融成立了合资公司“海易出行”,目标 3 年内做到 80 亿资产规模,看来巴士业务很可能成为易到完善汽车服务链条的下一个重要布局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物联网的那些事 - Totiot » 智能出行 接我调整思路 主打拼“大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