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共享 未来生活

物联网

夜幕降临,一只宠物狗穿过餐厅跑到花园中玩耍,省电模式自动提示房间里的灯不用开启,随后主人出现在餐厅的一刻,灯亮了,晚餐出炉了,背景音乐响起了,一切都没有人在操作,而是智能家居系统的安排。饭后的主人并没有停留,而是坐上汽车共享服务公司的无人驾驶汽车离开了,因为这处住宅只是他参与共享的一处居所。低碳环保和高科技人工智能都将在未来生活中出现,现实中有些生活方式已经正在悄然发生改变,而共享的生活方式将会加速这些未来梦幻般生活的到来。

低碳进行到底

“民以食为天”多少代表了国人对饮食的重视,而近年来相继被曝光的食品安全事件,以及持续不断的雾霾威胁,寻找安全健康的食材、水和空气,保护生态环境不再恶化,正敦促着人们生活方式的低碳环保进程。

由李嘉诚基金会等注资1.8亿港元支持生产的“植物蛋”,2014年6月开始在香港超市出售。“植物蛋”创始人是来自美国的33岁年轻人Josh Tetrick,他表示通过混合加拿大产的青豆、南亚的大豆等12种未经基因改造的植物,能制成风味、营养价值和真蛋相当的人造蛋粉末,研发出与鸡蛋功能相等的蛋制品。

这种“植物蛋”不仅吸引李嘉诚亲自品尝,还获得资本的青睐。据称微软创办人比尔·盖茨和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吃过用人造蛋烤的饼干后都赞不绝口,觉得跟真蛋烤的饼干没有差别。

李嘉诚旗下的风投公司又为一家名为Modern Meadow的3D打印肉类产品公司注资1000万美元。Modern Meadow公司研制的3D打印肉用大豆、豌豆蛋白及苋菜红制造肉类替代品,科学家们改变了豆类蛋白的分子形态,以模仿肉类的纤维结构、营养成分和特殊口感。只需一个能打印器官的3D打印机,就能造出跟牛排高度酷似的替代品。

且不论“植物蛋”、“人造肉”口味如何,对于人造食品尤其是人造肉的好处,普遍的看法是,可减少对环境及动物的伤害。艾恩德霍芬理工大学生理学教授马克·珀斯特博士说,“骑自行车的肉食者和一个开悍马车的素食者相比,前者对环境伤害大得多。”肉食生产走向大规模集约化,并且不断膨胀,随之人类健康、动物福利、粮食安全、气候变化等等诸多领域面临巨大压力。

有人说北欧正在进入一个“后肉类”阶段,欧洲的肉类消费水平确实比美国低了不少,欧洲对气候变化紧迫性的认识要比北美强,但毕竟欧洲的平均肉类消费还要比全球平均水平高很多。

甚至在德国,一种小型的太阳能发电机现在已经成为很多家庭的标志之一。欧洲现在已经有几百万名早期采纳者在这样生活了。他们将住所和办公场所变成了微型发电站,以便就地获得可再生能源。更关键的是,安装太阳能和风能设施的固定成本大约1-8年内即可收回,即便在回本之前,所获得能源的边际成本也几乎为零。

分享闲置物品正在成为欧洲流行的生活方式。TredUP是一家颇受欢迎的再分配机构。一般来说,孩子17岁前要穿超过1360件衣物。当孩子长高后,衣服将闲置,他们的父母就可以把衣物装在一个TredUP的袋子中,放在门廊前。TredUP人员会来回收并运走它们。

每当TredUP为衣物找到新主人后,衣服的提供者就会从TredUP那里获得积分,用来为其还在成长的孩子获得“新的”旧衣服。这家共享寄售时装店出售的二手衣物最后可以打2.5折,这让这些衣服可以经常流转,以享受多彩的生活。

人工智能家居

当你还在下班途中,它们已经在有条不紊地准备迎接你,美味晚餐会适时烹调,室温逐步调整到舒适温度,接下来灯光、窗帘、电视、沐浴都在“智能管家”掌控之下,一切就等你推开家门的时刻……科幻大片中的场景如今搬到了现实生活中,智能家居正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2014年更被看作是中国的智能家居发展元年。

智能家居又称智能住宅,在国外叫做Smart Home。1984年联合科技公司在美国哈特佛市打造了首栋“智能型建筑”,从此揭开了全世界争相建造智能家居的序幕。

比尔·盖茨砸下1.13亿美元历时7年打造的智能豪宅堪称典范。比尔·盖茨可以通过车内的电脑遥控家中浴缸,为他备好洗澡的热水;遥控厨房的自动烹调机,为他料理好他想吃的饭菜。

如有客人来访,比尔·盖茨会给每人发一枚电子胸针,戴上它,智能家居系统就会为他们提供个性化服务。比如根据客人的喜好调控室内温度、灯光、背景音乐和电视系统。

所谓智能家居时代就是物联网进入家庭的时代。比尔·盖茨预言,独立的智能家居软件早晚会被取代,未来的智能住宅最大的特色即为“整合”:由一套完整的网络服务将房屋内的灯光、保安、音频、视频等一系列自动化程序整合在一起。

具体来说,未来的人工智能家居要具备人类的智能,能感知和读懂人心,就是主人一进门,想到开灯灯就亮,想到开门门就开,想到放松音乐就会响起等等,而所有这些都不需要用户设定和通过终端操作,家居设备与人脑直接“对话”。

甚至有人设想称,未来的人工智能管家能感受主人的情绪变化,主人心情舒畅,智能机器人便与主人共欢乐;若主人心情不好,人工智能管家便调灯光、放音乐,甚至搞笑卖萌逗主人开心。

不过,人工智能家居再有智慧,也很难达到百分百的随心所欲,当它们具备了自己的“思考”能力时,就不会无条件地满足主人的需求,比如不利于主人身心健康的需求,它则会进行提醒、限制和约束,督促其做出改进,但是过于模式化和机械化,主人也许就失去了生活中的一些乐趣。

低成本共享时代

2014年,一家跨国公司Winsun仅在24小时内就利用廉价的可再生材料和3D打印机建造了10座小房子。建造这些房子需要的人力劳动非常少,每座房子的成本不到5000美元。如此一来,就有可能在发展中国家以接近于零的边际成本制造数百万座造价低廉的房屋。

最新研制出来的Fiabot只要鞋盒大小,就可以磨碎和熔化塑料制成的废弃家居用品,如桶、光盘、水管、太阳镜和牛奶罐,将它们变成供3D打印机使用的塑料细丝。一台Fiabot的成本为649美元。

嵌入物联网基础设施的3D打印过程意味着,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成为产消者,都可以采用开源软件生产产品,以供使用或共享。美国著名思想家杰里米·里夫金预言,再过25年,所有人都可以使用物联网进行生产和消费,彼此共享,届时家庭取暖、电器运转、商业能耗、车辆驱动,以及全球经济的各个组成部分运转所需的能源将几乎全部免费。

不光是用接近于零边际成本的方式进行生产,更重要的是人们还用共享的方式使用。在欧洲,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成为汽车共享俱乐部成员,相对于拥有一辆汽车,他们更愿意使用汽车,他们只需缴纳一点点会员费,就随时可以用车。凭借一张智能卡,可以使用停泊在不同城市停车场里的汽车。通过网络或智能电话,就可以事先订车。

在零边际成本社会,人们几乎随时都能免费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这是否会让人类变得更加贪婪?所以它也给人类提出了挑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物联网的那些事 - Totiot » 智能共享 未来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