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准备坐下来,还是走出去?

可穿戴设备最酷的地方在于提供了全新体验,但“酷”不能代替使用价值。事实上,可穿戴设备的使用价值几乎完全体现在用户的“移动”过程中,但问题来了,现代城市中的人一天呆在室内的时间高达80-90%,他们尽可能地将“移动”时间减至最低。

几天前,我在一位开发者好友的微信朋友圈看到这样一条吐槽:“谷歌眼镜戴得我晕了一个晚上,看着一片模糊,无法调焦,几乎只能用来偷拍,但眨眼偷拍太奇怪了。正常人都会被认为不正常,一会儿就烫,脑袋都熟了。”

我试图向他约一篇完整的体验,但被他果断拒绝,理由是:我才不会把时间浪费在为这种破烂玩意写评测上。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对谷歌眼镜这一梦幻装备真实、毫不留情的差评。虽然让一个有些散光,且充满 GEEK 式任性和完美主义的用户来评价谷歌眼镜,对这一新生事物多少有些不公平,但这条吐槽却足以让我开始思考一个新问题。

我其实不担心我的脑浆会不会被谷歌眼镜煮熟,或是 Fitbit 智能手环会不会引起皮肤过敏,这些产品在舒适和安全方面的缺陷的确很糟糕,但问题很容易改进,更重要的是那些压根就没法改变的事,不论你花多少钱都不行。

实际上,可穿戴设备最酷的地方在于提供了全新体验,但“酷”不能代替使用价值,想想看你都在哪些场合使用可穿戴设备?骑车时?滑雪时?跑步时?或是下雨天需要一手拎包一手打伞时?但肯定,不包括坐在办公桌前的时候。

这意味着:可穿戴设备是一种比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更纯粹的移动设备,它们在必要时帮我们摆脱对双手的依赖,它们的使用价值几乎完全体现在用户的“移动”过程中。

换句话说,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可穿戴设备都是一种更适用于室外环境的数码装备,当你在自家客厅试用谷歌眼镜,体验糟糕是理所当然的;但当马德里竞技助理教练日耳曼.博尔格斯用谷歌眼镜录制欧冠半决赛并进行实时的技术分析时,原本那些在室内被放大的“糟糕体验”就变得完全可以接受了。

但是问题来了,生活在现代城市中的人一天呆在室内的时间高达80-90%,他们尽可能地将“移动”时间减至最低;而即使是生活在乡村的人,也有70%的时间呆在室内,可穿戴设备的机会有多少,可想而知。

几乎所有厂商都以健康腕带或智能腕表作为可穿戴设备的切入点,这恐怕绝非偶然。相比眼镜、帽子、头盔、耳机、外套等,腕表/腕带或许是唯一一种你到了室内也依旧会佩戴的可穿戴设备。但当你坐在办公桌前或是沙发上时,除了装饰功能,它们大概并不比“法藤”更有用。

另一件值得谷歌眼镜担心一阵的事情是,头戴式虚拟现实设备的异军突起。Oculus Rift、SONY Project Morpheus 与其他可穿戴设备的根本不同在于,可穿戴设备希望你“移动”起来,而头戴式虚拟现实设备则希望你老老实实宅在家里,最好连旅游都只去虚拟实境才好。

“扩增现实”和“虚拟现实”只差两个字,却几乎是两种适用场合完全相反的设备,它们就如同是一对生死冤家,其中一种的大卖必然意味着另一种被边缘化。现在看来,头戴式虚拟现实设备颇有后来居上的趋势。

而对于用户而言,选择怎样的可穿戴设备才是最明智的选择?那取决于你是准备坐下来,还是走出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物联网的那些事 - Totiot » 你是准备坐下来,还是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