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可能超过人的智商,你怎么看?

ZU{_{A(}]SE1K(0{43{5)XJ

导读:在2015年第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埃隆·马斯克参加了一场在波多黎各某度假胜地举办的闭门会议,会议的主题是井喷式人工智能化。这个词有点吓人,因为人工智能的发展似乎脱离了人们的掌控,超出了认知范围,马斯克和物理学家霍金都担心这会在未来给人类带来灾难。

马斯克和霍金为人工智能潜在的威胁而担忧。过去的五年中,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尤其是分支学科深度神经网络的发展,具有一定人工智能的产品出现在了我们的生活中。Google、Facebook、微软、百度等公司都在以前所未有的需求招聘人工智能方向的研究人员,并投入数亿美元开发出更优算法和更加智能的电脑。

人工智能在几年前还是那么神秘,现在却向研究人员敞开心扉。我们有了语音识别系统,Skype实时翻译,Google无人驾驶汽车,计算机甚至能自行识别猫的视频,机器狗能像真实的狗那样行走,以假乱真。

“计算机视觉正处于起步阶段,语音识别也刚初见成效。人工智能的发展势头越来越强劲。” 康奈尔大学的教授,人工智能伦理学家Bart Selman说道,“这就使得问题更加紧迫。”

在波多黎各举行的会议上,与会代表们签署了一份公开信,承诺将指引人工智能走向健康、积极的道路,避免“误入歧途”。马斯克也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这里几乎集聚了人工智能领域所有最优秀的研究人员,他们都表示安全是最重要的”,马斯克表示,“我同意他们的意见。”

Google蓄势待发

9名来自DeepMind的研究人员也在信上签了名,这是一家Google在去年收购的人工智能公司。

这件事还得追溯到2011年。Demis Hassabis创建DeepMind不久,在一次人工智能报告后,Jaan Tallinn向他毛遂自荐。Tallinn自创建Skype以来,他就成为了一名人工智能布道师。这两个男人开始讨论人工智能,Tallinn也迅速投入到DeepMind的工作中。去年,Google以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这家拥有50名职工的公司,一举拥有了世界上最顶尖的深度学习方面的人才库。Google将DeepMind的野心牢牢地抓在了自己的手中,不让Hassabis接受采访。但是DeepMind的研究从未停歇,他们致力于让机器人或者无人自驾汽车能更好的感知周围的环境。

这使得Tallinn稍有些担心。他回忆起一次午餐会,Hassabis向大家展示了能玩80年代经典街机游戏Breakout的机器学习系统。该系统不仅使得计算机精通游戏,其变态的效率让Tallinn非常震惊。一部分人觉得他的产品是未来智能化灾难的雏形。

在波多黎各大会上,与会者签署了一份有关人工智能发展方向的公开信,信中一致认为人工智能的研究应该以系统安全、经济效益和法律后果等为主。马斯克也为这项研究拨款1000万美元。有些企业已经想的更多、做得更好,去年加拿大的机器人公司Clearpath Robotics承诺不会研制军用机器人。

承诺不研制终结者只是一个步骤。诸如Google的企业还需要考虑智能汽车的安全性和法律责任。计算机算法对人们来讲是不公平的,可能会让一部分人失去工作。例如,为什么亚马逊的同一件商品在不同的社区售价不同?有什么安全措施保证大宗商品交易市场交易算法不会崩溃?无人驾驶时代的到来,司机们干嘛去?

反对机器人杀手

Binatix是一家和股票市场打交道的深度学习公司,创始人Itamar Arel没有出席波多黎各大会,但是当他看到那封公开信后爽快地签了名。“是时候花更多精力去了解用智能机器人接替蓝领工人的工作,会带来怎样的社会影响,社会跟不上人工智能发展的步伐,这绝对是个问题。”

可以预见,未来的某天破坏性智能大脑会出现在头版头条,但是就目前的水平来看,这个问题还是等到几年后再去担心吧。很难预测未来到底会发展成什么样,但是我们可以肯定的是,人工智能会对社会造成影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物联网的那些事 - Totiot » 人工智能可能超过人的智商,你怎么看?